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

这两天,“上海发布”公众号上一段来自流调队员的留言,打动了无数人,也让大家更直观地看到,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,无数社区工作者、疾控人员、医护人员、还有公安干警、志愿者们的工作常态。

刚刚过去的这个双休日,他们中的许多人依然是在岗位上度过的,如同抗疫两年来的每一个平常日子。在忙碌背后,他们最想说什么?我们找到了多位社区街道干部。无论是数次严峻的“遭遇战”,还是持续紧张的常态化防控,他们始终都在一线。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

花木街道01

浦东花木街道,有20多平方公里。刚经历小区14天封闭管理。迄今,52个居委会中,有40多个居委会曾封过楼栋。每一次封控管理的背后,是大量的工作,以及对居民每一个诉求的解释、处理和关怀。

社区防控,很多人都会想到是有小区要封闭管理了。其实,工作远不止这些。境外回沪人员解除隔离后的健康监测,外省市新增的中高风险区域倒推14天的回沪人员,包括全市层面的确诊病例、无症状感染者,疾控部门在作出流调预判后,都会有一份相应的名单,流转到各区,然后下发到各街道、各居委会的防疫专班工作组。

流调任务大多凌晨派发,无论是午夜12点还是凌晨2点,只要拿到这份名单,社区干部们必须马上出动——马上找到人,马上说服人,马上转运人,其中有的是要送到集中隔离点、有的要对所在楼栋实施封控。花木街道副主任陈斐轶清楚地记得,最久的一次,光是说服工作,就花了4、5个小时。

——“反反复复地说政策,反反复复地说手势,反反复复地说告知,直到对方同意接受转运的要求了以后,我们联系相关的车辆上门,联系转运接收点同意,再把这个对象转到我们相关的点位上去。”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1

随叫随到、随时增援,这样“连轴转”的工作节奏,几乎每一位社区工作者都在经历。花木街道社区服务办主任黄卉从2020年初就开始负责社区防疫,从那时起,她连睡觉都是捧着手机的

——“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你的手机,你要保持24小时不间断地关注你手机上的每一条信息。很多人现在和说的其实就是一个简单不过的想法,我只想要有一天晚上不开手机。”

想不开手机的黄卉,采访时其实不时会看看手机,任务随时会有,她生怕漏了一条重要信息。

黄卉说,自己有许多一起“战斗”的同事—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朱梅峰,也是疫情之初就冲在一线,去年10月突然耳朵听不见被“强制下一线”,调理了几个月刚刚恢复;牡丹社区防疫社工黄晓慧,前几天接到新任务时,正在给女儿过生日,蛋糕吃到一半二话没说就出发了,要去一个马上要封楼道的小区再去看看;香梅居民区书记袁静,在香梅一期封闭管理后,自己立刻进入小区,大量的居民解释工作,压力是非常大的,等到全部安顿下来,已经是46个小时后了。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2

说着说着,黄卉哭了——“晓慧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,她说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,拎着半个蛋糕,然后,就这样。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些日常的工作,我就是在吃饭的时候请她过来看一下,这个活,确实就是这种没日没夜的活。”沪东新村街道02

沪东新村街道辖区内,典型的工人新村居多。每次一有流调任务,居民区社工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、还有社区民警,就会立刻组成三人小组,上门核实;同步,街道配足力量,安保、物资保障立刻跟进。

——“我们应该是随时处于待命的战斗状态,就是随时有可能电话响,现在就是说大家不由自主地有个习惯,就是看手机。特别是晚上半夜三更,现在我们的要求是24小时手机不关机的。”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3

沪东新村街道党工委书记苏珏旻特别提到了这样几件事——辖区里居民区多,这段时间遇到的封楼道,就像是接龙一样,这里一个刚刚解除,另外一个马上就要封,街道分管领导跟社区服务办的副主任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,一直都在楼道里工作。

一旦楼道被封,会有许许多多你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就在前几天,我们有一位老人,一听到封楼道的消息,看到大白之后,紧张得脚都发软了。他的孙子此前每天来吃饭,那孙子也需要回来隔离,可老人紧张得儿子家、儿子电话都想不起来。为了让老人少跑路,老楼没有电梯,我们的社工从一楼到六楼,从六楼到一楼,半个小时里上上下下跑了3次,就为了帮她找来手机,联系孩子。

疫情防控两年了,社区干部这样的生活就过了两年了,转运、封楼、还有疫苗接种,再加上各个条线本身的工作,真的是特别难。有的社区干部到他这里哭了,可哭完说完,擦干眼泪和他说,“书记,我去干活了。”

干苦了会哭,受委屈会哭,但哭过了,又继续干。——“哭完之后继续上岗。这是责任,这是战场,而且这不是一个人能够战胜的,所有的人的战场。”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4

当然,还有很多时候是感动得流泪。——“有一次凌晨封楼,我们一开始没有惊动居民,我们把工作都做好后,想早上天亮了再挨家挨户敲门。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住户,醒得特别早,主动找到楼里的社工,说可以一起帮着做居民工作。那一刻,真的,大家是被居民们感动而哭。”

静安寺街道03

本轮抗疫任务最吃重的静安区静安寺街道,已经整整一个星期灯火通明,每个办公室里都支起了好几张行军床,门口还有陆续送来的行军床。能早一点是一点,能快一步是一步。现在的这一轮抗疫工作,他们时刻在与病毒赛跑。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5

几乎整整一周,静安寺街道全员总动员,无论是哪个条口的工作人员,全都加入了这场“没有硝烟的战争”。而且所有人到现在为止,无论是白天晚上,还是工作日双休日,都坚持在岗位上。

工作内容千头万绪,涉及方方面面——最开始是流调,配合区疾控中心做好流调筛查,而且这次要求特别高。凌晨收到任务清单后,根据等级不同,有的是要在一个小时内必须完成,静安寺街道组成了6个流调的专门小组,街道办事处主任江泰平是流调组组长,一天可以打一百多个电话。大家经常是凌晨开始打电话,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。

还有是密接和次密接人员的转运工作。有的是到集中隔离点,居民工作真的非常难。景华居民区书记张寒韵,为了说服居民去隔离,帮他背了3大箱子的行李,就连锅碗瓢盆都带上了。街道设置了6个应急小组,尤其是这几天数量都比较多,每天都有几个要实行2+12的管理。很多时候,前面的点位还没解封,新一批又出现了。长时间作战下,有时社区干部晚上还要在那值守,确保48小时没有人员进出。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6

辖区里还碰到过商业综合体的封闭管理,楼里有商场,有办公楼,街道城管中队队长肖明,穿着防护服,就冲了进去。运送物资、安抚老人孩子,不厌其烦地把封闭管理的要求和可能出现的情况,和大家讲清楚,让他们心里有个底。

静安寺街道主任韩松,一直在介绍着街道里许许多多一线工作者。街道副主任何志勇分管这疫情防控,已经有100多个小时没有回家了,一直在办公室里处置各种情况。晚上会有各种各样的总结,夜里还要上报数据,对转运过程中的疑难问题,要现场处置,要及时沟通,要作出决定。

他们夸的是别人,但其实每个人都一样。前几天武定路上有幢居民楼发生火灾,着火的是25楼,静安寺街道主任韩松家就在24楼。大火扑灭后,物业通知家里进水了,他都没有回去看过。

静安寺大火(静安寺大火是哪一年)插图7

向每一位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致敬

没有你们的无私付出

就没有今天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

来源:上海新闻广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