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

话说潘金莲爱上西门庆后,武大郎很生气,但他也实在没办法。打吧,打不过西门庆,说吧,潘金莲又不听。士可杀不可辱,一气之下,武大郎决定投黄河自杀。他在水中漂呀漂,被海水卷到几个岛子上。当地的渔民将他打捞起来,发现还有一口气,赶紧做人工呼吸,将垂死的武大郎救活了。渔民们大喜,奔走相告,说是岛上来了一个高大、英 俊、威猛的男人,咱们祖祖辈辈都这么矮,要利用这位先生的身高优势来改良咱们的人种,推他做咱们的国王。于是武大郎就做了国王。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武大郎很快有了一大群王子。这些王子散到民间,与平民的女子婚配,于是从此以后,当地居民的身高有了显著的提高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

图为潘金莲与西门庆

武大郎作国王,开头还相当勤勉。每天都是“有事出班早奏,无事早早退朝”。过些日子,他发觉很没劲。官员们鸡毛蒜皮的事都要讲半天。于是他说,你们以后把事情的重要内容写成奏折,交给我看。官员们很惊奇,说什么叫"写"?我们不识字,不会写。武大郎说,好吧。我给大家办个补习班,扫扫盲。于是他用自己有限的知识,给官员们开了扫盲班,学习文字。但武大郎是个卖烧饼的,只认识很少一些字,很多字他只记得一些偏旁部首。官员们学习以及往外传播的时候,又忘掉了一些字的一些部分,于是这就形成了目前的一种“假”文字:平假名、片假名之类。这成了那个岛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1

图为武大郎

武大郎推行这项改革后,得到了更多的拥护。有一天 他发觉臣民们没有姓名。于是他说,这可不行,大家得有名有姓才行。当然,赵钱孙李你们没法叫了,谁住哪就姓哪吧。于是有了"田中"、"松下"、"山口"之类的姓。至于名字,就"一、二、三、四"的排吧。但老大不能叫"大郎", 那犯了我的忌讳,只能叫"太郎",老二不能叫"二郎",那犯了我弟弟武二郎的忌讳,只能叫"次郎"。其余你们就按顺序叫,我没意见。于是这个国家有了"山口太郎"、“田中次郎"等等名字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2

武大郎当国王以后,老是山珍海味,都吃腻了。他想起当初自己在海上漂流的时候,没有东西吃,只能捉鱼生吃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味道还是相当好的。于是他叫自己的厨师做鱼的时候一定只是生做,不用做熟。这道菜推广以后,得到了全国人民的热烈拥护,并从此成为该国的一道名菜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3

图为生鱼片

武大郎还发现,当地人民还是像中国人一样,睡觉时睡在床上。他很生气,想当初自从潘金莲和西门庆搞了婚外恋后,西门庆经常到自己家来,搞得自己没有地方睡,只好睡地上。我当国王的都居然只能睡地上,你们也只能睡地上!这样“卧薪尝胆”才能不忘夺妻的耻辱!于是他让人们睡在铺块席子的地上,这就是所谓的“榻榻米”。武大郎虽然远离中国并且当了国王,却总忘不了当初潘金莲对他的打骂。潘金莲打他时,由于他比潘金莲个子矮,跑又跑不快,经常会挨些实实在在的揍。由于对这事耿耿于怀,他终于想出了一个招术,叫太监造了一些木制的鞋,让女人们穿上,果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。皇宫里的女人们自从穿上这种叫做“木屐”的鞋后,走路的步子立刻慢了下来;国王武大郎从此也不用怕跑不过她们了。 这个方法传到了民间后,立刻受到了岛国男人们的热烈欢迎并如法炮制。“木屐”也成了该岛国民族服装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4

图为木屐

由于过去老是挨潘金莲的揍,武大郎对家庭生活充满了厌倦。和大臣们喝酒聊天的时候,不免将这样的情绪传染给了他们。大家后来召开了一次重要的“御前会议”, 得出的结论是不要对女人太迁就,要想办法治治他们。比如男人下班应该到酒店去喝酒,不能太早回家。女人应该天天对丈夫鞠躬。从此以后,中国的“三纲五常”在该国 得以发扬光大了。 武大郎常想,在中国,当国王那叫气派,前呼后拥旗子满天飞。咱现在这国家,连个标志都没有,那多没劲。 于是他把自己卖烧饼时的围裙拿出来,叫太监洗洗,还算是白色的,就用它当旗子。旗子上总得有个标志吧。武大郎脑袋里所有的印象,只有卖过的烧饼。于是他烙了一个红红的、圆圆的的烧饼,贴在围裙的中间,这就成了那个岛国的国旗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5

武大郎当了若干年国王,无疾而终。他临死之际,仍旧因为打不过西门庆、报不了夺妻之仇而耿耿于怀,于是他留下遗训,要子孙后代找西门庆报仇雪耻。后来他的子孙后代便日操夜练,并到少林寺偷学了几招功夫,为了纪念国王武大郎,取名为“武氏道”后来由于学功夫的人文化程度低,加上该国文字是“假文字”,被传成了“武士道”。到了元末明初,武族后人便开始派人登陆中国大陆, 又因为武大郎是白手得天下的,这些功夫又被称为“空手道”。武族后人寻找西门庆报仇,却被咱国英雄戚继光赶了下海,那便是历史上的“抗倭”。武大郎和日本人(日本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)插图6

进入二十世纪,武族人在中国自北向南,由东而西, 踏碎我国河山大半,还是没有寻着仇人西门庆。于是他们居然要中国人学习他们的“假”文字,要中国人取他们那样的名字,要中国人在"围裙烧饼"旗下面实现"大东亚共荣"。 这真是让当时在战场上的中国人笑掉了大牙。 最近,武大郎的后人据说有可靠情报,怀疑西门庆隐居在福建一带,于是福建对面的钓鱼岛,好像整天有人在那里卖烧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