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一、史前日本

50万年前,人类到达日本。

一万三千年前,冰川融化,日本的环境变的温暖湿润,物产丰饶。日本历史上第一项决定性的变革——陶器发明了,从此进入“绳纹文化时期”。

公元前400年,第二项决定性变革开始了,朝鲜移民携带着稻米和铁器等先进技术进入日本,成为现代日本人的先祖,日本进入“弥生文化时期”,原住民被驱赶到北海道,他们就是多毛的“阿伊努人”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二、天皇和幕府

公元4世纪,日本出现首个统一政权——大和国, 这就是大和民族的由来,首领自称是天照大神的后代,称“天皇”。

公元645年的大化革新,使日本由奴隶制进入封建制,日本派遣唐使向唐朝学习,后来按长安城的样式建了奈良和平安京,这个阶段(公元6世纪~12世纪)日本的朝代称飞鸟、奈良和平安,是以这三个朝代的都城为名的。

平安末期,天皇权力旁落,武士阶层兴起,幕府开始把持朝政。

武士集团中平氏与源氏相争,1192年,源氏胜出建立了镰仓幕府,日本进入幕府统治时期。

日本后来也出了个战国时期,从公元1467年~1615年,织田信长、丰成秀吉、德川家康依次坐庄,最后德川家康建立了日本最后一个幕府——德川幕府,设在江户(东京) ,所以德川幕府时期又叫江户时代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三、明治维新

德川幕府和清政府一样执行闭关锁国,1853年,美国海军来到日本,以武力胁迫通商,日本被迫开关。

1868年,明治天皇击败幕府势力,重新统一全国,并进行“明治维新”,学习西方,洋为日用,日本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变。

明治维新推行富国强兵、殖产兴业和文明开化三大政策,开启了日本现代化的历史进程,实行脱亚入欧政策,明确了君主立宪的政治体制,经济上大力推行工业化,外交上追求欧洲资本主义列强的扩张之路,使日本成为亚洲唯一的资本主义强国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四、争霸东亚

19世纪后期,日本逐步控制朝鲜。

1879年日本出兵琉球岛,强行将琉球王国改为日本国的冲绳县,清政府虽未予认可,但也无可奈何。

1894年,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清政府,签订《马关条约》,从中国攫取了大量利益。

1904年,日俄战争中打败俄国,自此日本完全控制了朝鲜,并且获得了中国东北的大量利益,日本成为远东地区的霸主,加入了帝国主义列强的行列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五、日本帝国主义的败亡

1914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中,日本加入协约国,在青岛战役中打败德国,占领胶州湾,日本军部的野心进一步膨胀。

1931年,日本悍然发动“九一八事变”,占领中国的东北。

1937年,卢沟桥事变,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,经过艰苦的八年抗战,中国击败日本。

1941年,日本偷袭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,美国对日宣战,次年在中途岛海战中击败日本,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。

1945年,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,日本无条件投降,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六、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崛起

二战后的日本大大落后,但日本利用有利的国内外环境,创造了经济奇迹。1956年至1973年日本工业年增长率13.6%,国民生产总值从世界第六位跃升到第二位,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。

日本经济崛起的原因:战后美国扶持日本,提供了大量援助和贷款;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,日本成了美国的后勤基地,极大地刺激了经济的发展;美国军事保护使日本的军费开支不到国民总值1%;日本极度重视教育,1948年普及了初中教育,后来又普及了高中教育,在日本政府的行政费用中教育占20%以上,在资本主义国家中是比例最高的。

1985年,美、日、德、法、英等五国财政部长在纽约签署了广场协议,核心是主要货币对美元升值,以求减少美国的巨额贸易赤字,大量资金进入房市和股市,投机盛行,最后泡沫破裂,日本经济陷入衰退,被称为“失去的二十年”,2010年,中国的GDP总量超过日本,但日本在高精尖的制造业和科技领域中仍然领先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七、菊与刀

美国人类学家鲁恩∙本尼迪克特在《菊与刀》中对日本的民族性进行了深刻的分析。

一是基于“神道思想”,日本人尊重等级制度。神道教认为人的生命由神所授,人在世的使命是为创立一种等级化的秩序而奋斗。秩序既意味着对权威的服从,天皇是至高无上的权威。

二是冷酷无情的“武士道精神”。武士道精神是日本传统尚武精神与儒学以及禅宗的结合产物,武士道思想体现了典型的日本的耻感文化,为了面子可以不顾一切,甚至无视客观事实,相信精神常驻,灵魂不灭,日本国民性中残暴尚武,不怕死,不认输的特征与这种武士文化息息相关。

三是日本特色的实用主义,日本人善于适应环境,灵活变化。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

书中指出,日本人“即好斗又和善,即尚武又爱美,即蛮横又文雅,即刻板又富有适应性,即顺从又不甘任人摆布,即忠诚不二又会背信弃义,既勇敢又胆怯,既保守又善于接受新事物,而且这一切相互矛盾的气质都是在最高的程度上表现出来的。”

菊与刀——《大国崛起》之日本简史